[微信官方教程] 已识乾坤大,犹怜草木青

2018-8-2 16:04
2100
有人用这句话评价汪曾祺先生的《人间草木》,遂买来一口气读完。掩卷沉思,被汪老先生的生活情趣感染,同时思绪也被带回了跟在父母身边的年幼时光。那时候父亲种了很多花草在家门前,有芦荟、茉莉、月季、令剑、牡丹、吊兰、海棠、石榴、葡萄……还有汪曾祺先生笔下的晚饭花。《人间草木·关于葡萄》写尽了葡萄的前世今生,葡萄月令更是让我想起以前家的院子里那株葡萄。每到夏末,葡萄藤爬满了南屋房顶,结实之时我便爬上房顶,拎着小篮子,摘葡萄给妈妈和妹妹吃。邻居家大都也种了葡萄,但是和我家的品种不同,彩色形状均不尽相同。后来搭车远行,到了吐鲁番,那里的葡萄真好吃,比以前家里的好吃。回来时还买了三十斤葡萄干,一路背回郑州带给家人朋友。第二年葡萄收获时节,吐鲁番的朋友发信息说要寄给我一百斤葡萄干,感觉太破费了,尽管十分想吃,最终却没好意思收。时间过去四五年,从吐鲁番回来之后我一口葡萄都没有再吃过,自己也从来不买。在荷兰,每次去振超兄那里,他经常分给我半盒葡萄。每每我吃两颗便觉味同嚼蜡,丢在冰箱里,直到干瘪了才想起来丢掉,实在是罪过。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呀。
还有那篇《夏天》:“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,下午剖食,一刀下去,咔嚓有声,凉气四溢,连眼睛都是凉的”。想起奶奶家门前有一口地窖,很小的时候,家里没有冰箱,采摘下来的西瓜就放在地窖之中。小学时每逢暑假就回乡下陪爷爷奶奶度过一段时日,那时候叔叔还尚未结婚,我是家中独子。白天和堂姐表妹跟着大人们在农田麦陇之间玩耍,向晚爷爷则赶着牛车载着年幼的我归家。乡亲们见了我便唤着我的乳名,把一个个西瓜连带着麦秸扔进牛车里。那时没有水泵,人们都是赶着牛车拉水,路上颠簸,井水洒出来,傍晚的路上到处湿漉漉的,连空气和回忆都是湿漉漉的。饭后叔叔会下到地窖里,取出贮藏一天的西瓜,一刀下去,真的“连眼睛都是凉的”。二十年过去了,那时唤我乳名的奶奶已经离世,那些总是笑呵呵抚摸我头的长辈多已经化为土丘。每每想起,就想起那句话“二十年不过须臾,终究逃不过来处”,满心凄凉
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朕要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谷小谷⁶⁶⁶

小程序菜鸟

积分: 5 帖子: 2 精华: 0

楼主热帖

51小程序开发

QQ|手机版|51小程序,合作QQ: 2826431922 ( 苏ICP备15027371号 )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返回顶部